靠艰苦奋斗谱写教育华章

作者:段一全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30日

近两年,“梁河的文化教育有深厚底蕴”的说法不绝于耳。年轻人口中有它,推介旅游的广告词中有它,甚至公文中也有它。闻此言,我忍不住要争辩:如果说,“底蕴”是指建国七十年来,尤其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普及小学教育、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形成的群众基础和文化氛围,那是中肯的;如果不加界定笼统地讲“底蕴”,让闻者认为很早以前,梁河的文化教育就有很好的基础,那就与史实相去甚远了。  我手头有两份材料:①到1949年止,梁河全县阿昌族仅有初中毕业生1人,高小毕业生4人,初小毕业生11人;②1965年12月,中共梁河县委发文号召在冬春季节“大搞文化普及”,争取社干部和30岁以下青年实现“三会”。“三会”是:会打算盘(加减法)、会写自己的汉文名字、会写会用1-10的阿拉伯数字。  这两份材料不多,但很有力。解放以前直至上世纪60年代,梁河城乡文盲充斥、文化教育底蕴浅薄的程度可见一斑。我从1961年10月到梁河县平山区(今称平山乡)任教,亲见社员不会写字,拿豆子记工分的实例,有的合作社找不到会计,不得不以优惠条件到外村引进文化人。三合街、板场等村寨创立民办小学,本村找不到教师,只好到腾冲县农村聘请教师,请来的也只是高小毕业生。梁河县的教育事业就是在这种浅薄的基础上,经过一代又一代教育工作者筚路蓝缕,薪火相传,艰苦奋斗,才取得了一点点进步,并将这些进步编织成壮美的华章。  上世纪50年代,那些来自内地的文化青年,与创建红色政权的工作队一道进入梁河的山区、民族地区。他们在党的领导下,克服瘴疠的威胁,克服语言障碍,发动群众创办学校。他们举旗扛枪、防匪防特、披荆斩棘、劈山建房,走村串寨动员孩子入学,创立了梁河县第一批小学、第一所中学。他们是边疆民族地区的文化播种人。

60年代初,从保山、潞西、腾冲毕业的师范生、高中生陆续分配到梁河教师队伍中来。他们继承和发扬老一代教育人艰苦奋斗的光荣的光荣传统,实践着“哪里需要到哪里去”“哪里艰苦到哪里去”的豪言壮语。他们不畏山高路远,跋山涉水到条件简陋的学校,茅草盖屋篱笆围墙,复式教学两课一堂,了解学生勤于家访,煤油点灯火塘做饭;他们除教授课本外,还将田地名农活名编成乡土教材来教;他们白天教学生晚上教文盲,文艺演出宣传政策;他们每逢农忙假便栽秧割谷与社员同劳动。靠这些教育工作者的艰苦劳动,一批有社会主义觉悟有文化的劳动者,走上了大队公社直至州县的领导岗位,社员家庭也开始有了会打算盘记工分的识字人。

1966年至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县中小学正常的教学秩序被打乱,教师被斥为“臭老九”,部分教师被批判斗争,学校常常停课“闹革命”,教材被“老三篇”所取代。随后,又不顾客观条件和教育规律,提出“读小学不出村、读初中不出大队,读高中不出公社”的口号,致使中小学盲目发展,数量剧增质量剧降。此期间,教师队伍中的大多数人依然秉持教师的良心与职业操守,坚守岗位,坚持传授文化科学知识并带领学生劳动建校。

我们不应该忘记,比公办教师更为艰苦的是数以百计的,占教师队伍半壁江山的民办教师。他们往往是一所小学校的开拓者甚至是奔走于两校之间的“走教教师”,凭借一块黑板几根竹子就让村里的孩子们读书识字。他们承担繁重的工作却只能享受东拼西凑的口粮和低得可怜的补贴。靠他们的艰苦奋斗,高山之巅与竹林深处才少了许多文盲。

1978年底,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教育系统经过“拨乱反正”、“正本清源”,解除了极左路线加给广大教师的精神枷锁。党对知识分子的政策得到落实,一批老干部重新走上领导岗位,冤假错案得到平反,教师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明显提高,正常的教学秩序得到恢复,教学质量普遍提高。  1979年至1980年,全县543位民办教师(含代课教师)得以转为公办教师。1982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梁河全面实行。靠党的政策正确指引,全县农民吃饱了肚子,全县近半数老师不再为口粮和工资发愁。于是,从城镇到乡村,从山区到坝区,从农民群众到学校教师都迸发出了办好学校,提高教学质量的动力。

 此期间,梁河县委县政府认真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普及小学教育若干问题的决定》(即(1980)84号文件),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1985年颁布),适时提出“调整初中、压缩高中、大力普及小学五年教育”的指导意见。城乡各小学根据“两条腿走路”的办学思想,一方面管好用好有限的国家拨款,另一方面发动广大群众集资、献工献料来新建改建校舍。许多基层学校领导和教师与乡村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反复谋划,与社员群众一起出力流汗。他们栉风沐雨跋山涉水,一身泥浆一身汗,他们多方筹集,精打细算,让每一分钱都用在点子上。模范教师曹成周就是为学校建设献出宝贵生命的。  靠广大干部群众和教师的艰苦劳动,我县城乡在短期内实现了“一无两有”,即“校校无危房,班班有教室,学生人人有课桌凳”。

这一时期,中小学的教师们一边工作一边刻苦自学,通过“教材教法过关”、“中师学历达标”、函授、成人自考等途径努力提高文化业务水平,使我县中小学教师的学历合格率大幅度提升。

靠县委县政府的正确领导,靠全体教育工作者的艰苦奋斗,我县教育事业终于谱写出了壮丽的篇章:

1985年,云南省人民政府表彰我县为“首批普及初等教育的县”。1986年我县被国家教育委员会表彰为“基础教育先进县”。这在德宏州6个县(镇)中是惟一的,在云南省129个县级单位中,是被表彰的3个县之一。凭借基础教育的强大优势,从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中期,大批梁河籍考生被录取进入中专学校,几所州属中专学校一度出现梁河生源近半数的奇观。数以千计的农民子女靠知识改变了贫穷的命运。德宏州招生委员会曾制定“提高录取分数线”,“分配名额”的办法来限制梁河的生源。要知道,这“中专热”的背后却是全体教育工作者和学生的艰苦奋斗。获得“基础教育先进县”的殊荣之后,梁河的教育人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县教育局几次换届,薪火相传,艰苦奋斗的精神一如既往。

1986年的教育体制改革试点,1987-1988年的职称改革,无不渗透着教育局领导、各级各校负责人的艰苦劳动。1993年,中共中央国务院颁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提出了在20世纪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宏伟目标。要实现这一目标,我县的差距和困难是非常多的。当临近县市凭借资金的优势大力改善办学条件、引入先进设备、以优厚的条件引进教师,用“派出去请进来”的办法提高教师技艺的时候,我县却面临资金捉襟见肘、危房不断增加、设备不足、教师待遇相对低下、好的教师和优质生源流失、校外青年进校捣乱破坏等问题。我县教育工作者在困难面前不退缩、不气馁,继续弘扬艰苦奋斗的精神和发动群众办学的光荣传统,朝着“两基”的目标去努力。  县教育局的领导积极主动的向上级反映我们的实际困难,希望能争取到较多的国家教育拨款。各基层学校为了让师生尽早告别“土墼墙抬梁”的简易房,为了解决师生用水用电的困难,千方百计地动员社会各界人士捐资助学。于是,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集腋成裘,积沙成塔,弥补了国家拨款不足的困难,使排除危房的工程得以实施,砖混结构的教学楼开始耸立在平坝和高山。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城乡各中小学开展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师生的安全和正常的教学秩序得到保障。负责教师培训、教材教学研究、电化教学的同志们因势利导,积极组织教师在职进修,开展教学改革试验,推广内地的、本土的先进经验,学习使用电化教学新手段,为推广教学领域的新思想新方法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1995年,梁河县普及六年义务教育的工作经省州人民政府验收合格。1996年,梁河县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工作经省州人民政府验收合格。2000年9月,经省州人民政府检查,梁河县在20世纪内实现“两基”(即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任务完成。2001年2月,梁河县被国家教育部公布为第七批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县。这是我县两代教育工作者靠艰苦奋斗谱写的又一华章。

在欢唱胜利凯歌的同时,县教育主管部门也清醒地认识到巩固“两基”成果的艰巨性和复杂性。“我们将把‘两基’目标的实现作为一个新的起点,发扬‘团结拼搏、负重自强、开拓进取、奋起直追’的梁河精神,不断开创教育工作的新局面。”(摘自梁河县人民政府两基工作《自查报告》)

进入21世纪,教育工作面临新的挑战和机遇:一方面是人民群众对教育工作的期望日益提高,将脱贫致富的期望寄托于子女的读书升学;另一方面是长期的“一孩”政策使学龄人口减少,一些小的村寨,面临无生可招。县人民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在积极争取国家数育拨款的同时,也争取到发达地区企业、爱心人士的捐款,改善办学条件有了资金基础。各中学、各中心小学新建扩建了一批校舍,使之具备更多学生食宿的条件。这样,就可以将一些学生数太少的小学撤销,让学生到中心小学寄宿就读。师生的相对集中也使教师的培训、教学研究工作便于开展,教学质量不断提高。

2004年教师节,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县长和教育局长让我写一篇总结几年来教育工作的文章,刊登在《云南政协报》上。为表达方便, 文章借记者之笔展开。文章的标题几经推敲,定为《为了让孩子们不再贫穷!》这个有几分悲壮的标题表达了从领导到普通教师,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精神,穷县办大教育,让广大农民子女通过受教育去改变贫困的决心!

我于2004年退休后,与广大退休教师们一样,不会忘记对梁河教育事业的关注。我们高兴地看到,最近几年来,我县教育事业长足发展。国家投入增加、扶贫力度加大,危房旧楼一栋栋被推倒,新楼一幢幢建起,教学设备日益完善,真是今非昔比,“鸟枪换炮”;教师待遇日益提高,困难学生有补助、有奖金。尤其令人高兴的是,曾经多年呼吁的向外招聘教师、“走出去请进来”提高教师水平的良方终于实行。我们高兴地看到,梁河县的小学教育、初中教育在德宏州范围内长期保持领先地位,高中教育也终于走出低谷,跻身于德宏州先进学校之列!若无领导干部的竭忠尽智、若无教师们的呕心沥血,若无学生们的晨兴夜寐,怎能创出如此佳绩呢?

“盈水碧波浪逐浪,再兴教坛看少年!”衷心祝愿新一代梁河教育人继续发扬艰苦奋斗的光荣传统,为梁河教育再谱新章! 

 (注:为避免顾此失彼引起误会,文中隐去了领导者和几位教师的姓名,特此致歉。)2019年7月于昆明  附诗一首 :

教坛记事

段一全

一、 文革前

篱笆牛粪茅草檐,

复式教学岂等闲。

挑灯夜读凯洛夫,

研墨午习柳公权。

农家始有小会计,

社里急需记分员。

教师多从内地来,

播种文化无弱肩。

 二、文革中

师生齐读“老三篇”,

 “牛鬼蛇神”揪不完。

斗私批修干革命,

敲锣打鼓搞宣传。

贫下中农进学校,

知识分子下农田。

更有心惊胆寒者,

不敬头像多蒙冤。

 三、改革开放

小平举旗艳阳天,

 “老九”畅怀舞蹁跹。

长者有幸昆明游,

民师不为油米牵。

本地经验多推广,

 “注提”实验勤宣传。

金字奖牌耀邦写,

梁河学子半中专。

四、跨世纪

幢幢高楼出云间,

红旗飘处书声传。

摩托不惧道路遥,

手机总爱高山巅。

经费人才两困难,

发达地区三支援。

盈水碧波浪逐浪,

再兴教坛看少年。

 五、新时代

义教均衡过国检,

基础教育谱新篇。

攻玉要靠他山石,

奋蹄还需赶马鞭。

晨兴夜寐攀登苦,

足踏山峰回味甜。

教坛代代传薪火,

再扬征帆盼梦圆。 

注:①文革前,上级狠抓教师基本功训练,教师在学毛泽东选集,学雷锋的同时又读苏联凯洛夫《教育学》、练毛笔字、学拼音。②上世纪80年代,县文教局总结推广小勐藏小学杨生昌老师教学经验。后又引进“注音识字,提前读写”教改实验。③州属中专曾出现半数是梁河人的现象。④2018年12月,梁河县通过教育部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验收。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